请稍候...
  • 群众办事百项堵点疏解行动
  • 保密宣传
  • 中共重庆市委党校2018年在职研究生招生简章
目前所在的位置:探索网>> 校院报刊 >>正文内容
邓小平退休后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大贡献(之四)
来源:     发布时间:2009年04月03日    浏览次数:

  邓小平退休后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大贡献

——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之四)

倪德刚

  第四件大事,自编《文选》,匡定大业,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思想终成体系。

  儒家有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传统,把功、德,整理归纳、记述记载下来就是立言。魏文帝——曹丕把立言誉为: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他还说,年寿有时而尽,荣乐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末若文章之无穷,是以古之作者,寄身于翰墨,见意于篇籍,不假良史之辞,不托飞驰之势,而声名自传于后。中华民族正是有了这个立言传习,中华文化繁若星空、源远流长,中华文明星光灿烂、从未间断。邓小平退休后,88岁高龄时终于“立言”,决定亲自编辑和出版《文选》第三卷。1992年12月8日,邓小平办公室通知中央文献研究室,同意编辑出版《邓小平文选》第三卷及重新修订出版《邓小平文选》第二卷和第一卷。

  邓小平“立言”与中国古代社会帝王根本不同。古代帝王略输文采的不少,善长诗词歌赋的不少,善于修史尚文的不少,懂得经国大业的也不少。其所有立言不外乎是“家言”,“家天下之言”。即便是“家言”,尚无自创自编之作、更无体系之言。邓小平“立言”是代人民立言,是自创自编之作,是体系之言。

  邓小平从1993年5月4日到11月2日,整整用了半年的时间集中精力整理、审阅、审定了《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全部文稿。我们根据《邓小平年谱》的记载,看一看邓小平是怎样编辑自己的文选的。

  1.编一本好书。1993年5月4日,邓小平开始初审编辑组报送的拟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部分文稿。看后,他说:“这部分内容不少,可以编一本好书出来。但要加工,要仔细推敲。现在有些东西没有理清楚,看起来费劲,那本《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小本本,大概占三分之一,文字上要下功夫。不成熟的东西,连贯得不好的东西,解释得不清楚的东西,宁可不要。”(《邓小平年谱》下卷,第1360页)1993年5月25日,邓小平开始逐篇审阅编辑组报送的拟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文稿整理稿。

  2.做一篇好文章。1993年6月11日,邓小平审阅编辑组报送的《我们对香港问题的基本立场》整理稿时。指出:“这篇文章要加一个长一点的、详细一点的注释。注释要把中英关于香港问题谈判的过程、谈判的主要点都反映出来,要写明中国的意见是撒切尔夫人及英方参加会谈的人表示接受了的。当时谈判谈得很细,谈到驻军的问题。我说,中国对香港行使主权,表现的形式主要是驻军。后来又为一个很小的问题争了起来,就是双方今后在什么地方进行磋商。我说,可以在伦敦、北京、香港三个地方轮流进行。这些问题英方后来都表示接受了。所以,外国人说我敏锐。基本法也是在双方达成谅解和几个协议的基础上才搞成的,英国也同意了。可以把整个中英谈判的过程搞个备忘录,写啰嗦一点不要紧,找个合适时机发表,配合当前的斗争。要让大家知道,是英方不守信义,我们是守信用的。在这个问题上,可以做一篇好文章。”(《邓小平年谱》下卷,第1361页)

  3.正用得着,争取早点出。1993年7月7日,审阅编辑组报送的拟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几篇文稿整理稿。指出:“这本书有针对性,教育人民,现在正用得着。不管对现在还是对未来,我讲的东西都不是从小角度讲的,而是从大局讲的。”对送审报告提出的以南方谈话作为《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终卷篇的意见表示:“编到南方谈话为止,这样好,段落比较清楚。看来有些地方重复还是需要的。希望编辑人员要加加班,速度快点,争取早点出。”(《邓小平年谱》下卷,第1362页)1993年8月17日审阅完拟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一批文稿整理稿后说:“我主要看能不能连贯起来。”还说:“这是一本比较好的书,没有空话,要快出。”(《邓小平年谱》下卷,第1362页)

  4.这是个政治交待的东西。1993年8月24日,审阅编辑组报送的拟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部分文稿整理稿。向有关负责人提出:“文选印成清样后,发一二十位同志看看,请他们提意见。”还指出:“实际上,这是个政治交代的东西。” (《邓小平年谱》下卷,第1363页)

  5.结尾不错,大功告成。1993年9月3日,审阅编辑组报送的拟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最后一批文稿整理稿。在审阅完最后一篇整理稿后说:“大功告成!”对南方谈话的最后一段:“如果从建国起,用一百年时间把我国建设成中等水平的发达国家,那就很了不起!从现在起到下世纪中叶,将是很要紧的时期,我们要埋头苦干。我们肩膀上的担子重,责任大啊!” 邓小平说:“这个结尾不错。”从五月份起,编辑组将拟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全部文稿整理稿,分十四批陆续报送邓小平逐篇审定。(《邓小平年谱》下卷,第1363页)

  1993年9月27日审阅编辑组报送的《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编辑工作总结报告,报告汇报了《邓小平文选》第三卷在编辑过程中征求有关方面意见的情况,以及作了哪些修改等,同时提出准备在一九九四年,对已出版的《邓小平文选(一九三八——一九六五年)》、《邓小平文选(一九七五——一九八二年)》两卷重新修订出版。邓小平在总结报告上作出批示:“我都同意”。并同有关负责人说:“算完成了一件事。我的文选第三卷为什么要严肃地多找点人看看,就是因为其中讲到的事都是我们一直在做的事,不能动摇。就是要坚持,不能改变这条路线,特别是不能使之不知不觉地动摇,变为事实。” (《邓小平年谱》下卷,第1365页)

  至此,小平亲自审定的文选第三卷的总体框架、逻辑结构、思想内容、文字条理等编辑、整理工作全部结束。1993年11月2日,《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编辑,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这部文选收入作者1982-1992年10年间重要文稿,共119篇。每一篇都由作者精心修改、仔细审阅过。

  1993年12月9日上午,在住地接见参加编辑《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部分工作人员,并合影留念。在合影前,为郑必坚、逄先知、龚育之题词,肯定他们在编辑《邓小平文选》第三卷中所做的工作。

  以上是根据《邓小平年谱》的记载,把邓小平是如何亲自编选文选第三卷的过程作了简单的整理。关于邓小平亲自审定、编辑第三卷以及第二卷、第一卷文选的很多细节和细情,郑必坚、龚育之、逄先知作为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编辑组的主要成员,在邓小平诞辰一百年之际作了回忆。详细回忆情况见《在小平同志指导下编邓选》一文(《郑必坚论集》下卷,1219—1251页)。

  6.邓小平对《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自我评价。郑必坚《在小平同志指导下编邓选》一文中,专门讲了这个问题。他以邓小平“这本书有针对性,教育人民,现在正用得着”、“实际上,这是个政治交待的东西”和“就是要坚持,不能改变这条路线”三句话为标题,高度提炼、概括了邓小平自己对《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关键性的评价。郑必坚的评价和概括非常准确、到位。至于中央在几次代表大会及其它场合对《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的评价及其重视程度是大家众所周知的。在此不再赘述。

  7.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科学体系。1994年11月2日,《邓小平文选(1938—1965年)》和《邓小平文选(1975—1982年)》经过增补和修订,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第二版,分别改称《邓小平文选》第一卷、第二卷。第二卷同第三卷在内容上前后衔接、相互贯通,形成一个科学体系,这两卷成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奠基之作。据查这是《邓小平年谱》首次使用“科学体系”这一概念。同日,中央办公厅转发中央宣传部、中央组织部《关于学习〈邓小平文选〉第一、第二卷的通知》中,提出要认真研读原著,掌握精神实质,把握理论的科学体系。至此,在我党的文献中把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称之为科学体系。

  关于科学体系,简单回顾一下:十二大首次使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概念;十三大首次使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轮廓”;十四大首次使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并作为党的指导思想,写进党章;十五大首次使用“邓小平理论”这一概念,系统、全面论述了邓小平理论的历史地位、指导意义和科学体系;十六大在强调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的同时,着重论述和强调了邓小平理论发展的新成果——“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十七大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这一总概念,把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及科学发展观等重大战略思想统一纳入到这一体系之中。

  对邓小平理论科学体系的概括、论述,最全面、最系统的是党的十五大。第一,把这一理论体系称之为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第二次理论飞跃,与毛泽东思想并驾齐驱。第二,十五大建议在十四大基础上,把邓小平理论写进党章明确为党的指导思想,与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等同为党的指导思想。第三,明确向世人宣布:在当代中国只有邓小平理论而没有别的理论能够解决社会主义的前途和命运问题。并把邓小平理论的地位,定位为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发展的新阶段。第四,总结和概括了邓小平理论的“四大创新”:一是开拓了马克思主义的新境界;二是对社会主义的认识提高到新水平;三是对当今时代和国际形势作出了新判断;四是形成了新的科学体系。第五,对邓小平理论这一新的科学体系作了具体论述,一是论述了这一体系产生的时代背景、实践基础和形成过程;二是论述了这一体系所解答的一系列基本问题;三是论述了这一体系所贯通、涵盖的领域和范围;四是明确了这一体系既是比较完备的,又是需要从各方面进一步丰富发展的,说明了这一科学体系的特点和品质。(作者系中央党校科研部协作处处长、博士)

来源:《重庆党校报》2009年3月15日第一版

重庆市委党校、重庆行政学院网站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