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候...
  • 群众办事百项堵点疏解行动
  • 保密宣传
  • 中共重庆市委党校2018年在职研究生招生简章
目前所在的位置:探索网>> 校院报刊>> >>正文内容
国家治理现代化视角下党的社会沟通能力提升研究(上)
来源:  作者:谢建平 ,唐莲英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15日    浏览次数:

摘  要:党的社会沟通能力主要是指党在国家治理过程中充分发挥治理主体作用,通过恰当的政策与方针的实施,实现与社会体系中的个人、群体及阶层进行利益协商以凝练社会共识并达成社会整合的能力与水平。提升党的社会沟通能力是增强国家治理现代化主体的前提,是党领导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基本要求,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新媒体时代下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进程中,党的社会沟通能力主要面临四个方面的挑战:一是民众利益诉求的无序表达;二是媒介生态转变冲击党的组织架构;三是执政党文化转型的发展要求;四是新媒体传播的市场规律冲击党的运作方式。因此,需要从尊重新媒体发展规律、坚持党管新媒体的原则、提升中国共产党的软实力等方面提升党的社会沟通能力,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

关键词:国家治理现代化;新媒体;社会沟通能力

中图分类号: D2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5194(2015)04-0000-04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决定》指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国家治理现代化作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决定了领导全面深化改革的中枢核心中国共产党必须体现和适应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要求。党在国家治理现代化中的主体地位决定了党必须发挥好社会沟通能力。党的社会沟通能力主要是指党在国家治理过程中充分发挥治理主体作用,通过恰当的政策与方针的实施,实现与社会体系中的个人、群体及阶层进行利益协商以凝练社会共识并达成社会整合的能力与水平。因此,党的社会沟通方式是否科学合理,理念是否与时俱进,既关系到党的社会整合能否得到实现,也影响到整个国家治理的效率和水平。因此,探讨国家治理现代化视角下党的社会沟通能力建设所面临的一些主要问题,研究如何进一步提升党与社会各方面沟通的能力,不仅对于加强党的政治权威和执政合法性具有直接意义,对党协调社会利益,改善国家治理也具有极为重要的现实意义。

1. 国家治理现代化要求提升党的社会沟通能力

1.1 国家治理现代化内嵌提升党的社会沟通能力

现代国家治理本质上是多重社会力量的协同与合作治理,需要一个良好的社会沟通体系来整合各方利益。对于身处现代化进程中的领导核心中国共产党而言,其所独特的长期执政地位决定了必须要不断提升党的社会沟通能力,以适应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迫切要求,同时也有助于推动良好社会沟通体系的构建。作为执政党,必然是中国现代国家治理进程中的一个重要主体,肩负重要的社会责任;而作为中国的领导党,更应该是引领国家治理和构建良好社会沟通体系的重要力量。中国共产党与国家命运前途密切相关,深深根植于社会体系之中,所以说党的良好社会沟通能力就是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中的一个本质组成部分。因此,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其中就内嵌着要提升党的社会沟通能力。

1.2 提升党的社会沟通能力是增强国家治理主体的前提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是一个国家的制度和制度执行力的集中体现,它蕴含着两个方面的深刻要求:一是治理体系(系统结构)的现代化,二是治理能力(方法方式)的现代化[2]。从当前世界主要国家政治改革的方向来看,“少一些统治,多一些治理”是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治理思维的普遍共识。有效治理的前提是要有一个良好的社会沟通主体的存在。就当代中国而言,社会沟通的基本含义是不同社会阶层、不同利益主体之间通过信息交流,从而对彼此的观点和行为产生相互作用和影响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党可以通过创设社会沟通环境来达到交流观点和看法的目的,最终以寻求社会共识,消除隔阂和误解。党领导国家治理,就必须要发挥治理主体作用,与各利益主体就社会利益分配的重大经济社会问题进行协商谈判,并以此完成社会整合,推动社会沟通进入社会治理领域,也是社会治理方式变革的必然要求。有效的社会沟通是促进社会群体之间、政府与公众之间合作信任,降低社会运行成本的最基本保障。某种意义上说,社会沟通能力是当下中国社会最重要也是最需开掘的社会资源。因此可以说,党的社会沟通活动一定程度上讲就是消解社会隔阂并参与国家治理的行为,党的社会沟通能力也就制约着其治理能力。作为现代国家治理体系中的重要主体,提升党的社会沟通能力,就是在不断增强现代国家治理的主体力量,为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目标提供基本的前提条件。

1.3 提升党的社会沟通能力是引领现代国家治理的基本要求

党不仅是国家治理的重要主体,直接领导现代国家治理,还需要通过社会沟通引领其他主体自觉参与国家治理活动。当然,在进行社会沟通的过程中,中国共产党必然要积极发挥主体作用,正如郑永年指出的那样,虽然“和其他政治体制相比较,共产党政治体制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其思想共识和动员能力,一旦党内达成共识,就可以动员各方面的改革力量达到改革的目标”[3]70-86。正是这样一个动员能力,如果发挥得当,很可能成为一种社会沟通的有效接口,可以动员不同方面、不同层次的社会力量参与国家治理。

1.4 提升党的社会沟通能力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通过改革开放30余年的实践,我国的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等各方面都取得了举世瞩目成就,人民群众生活水平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在阶层利益格局不断分隔、重组、整合下,激发了社会、经济、政治、思想文化等各个领域的嬗变,社会阶层的分化不断加快,阶层之间的利益冲突也与日俱增。社会心态中充斥着“仇官仇富”戾气,社会共识面临消解。“社会共识是社会良性运转的精神前提,也是凝聚国家治理多方力量的思想基础。中国正处在现代化进程之中,经济迅猛发展,社会急剧转型,尤其是网络社会的来临,传统的价值观念、道德规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人们对同一社会现象或社会问题的看法各不相同,利益诉求各有道理但很多时候却相互冲突,这些都为有效构建社会共识提出了严峻的挑战。”[4]当下,必须要提升党的社会沟通能力,推进社会共识的构建。